从房产过户到银行按揭贷款全流程整体打包

2020-06-18 08:20

合肥市房产界人士表示,传统二手房中介机构依托实体门店开展业务,需要雇佣大量经纪人通过致电业主搜集房源,通过张贴广告、发传单等方式吸引客源,整个流程耗时长、成本高,因此虽然收取的中介费看似高昂,但实际盈利水平很低。而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电商平台,依托庞大的网页流量,降低了获取房源和客源信息的成本,且无门店运营的压力。低成本的运营模式使得其在佣金收取上有很大的弹性空间。不过短期内,传统中介占主导的市场,这种降价很难改变市场主流收费传统。

合肥的刘先生最近在小区看到一个二手房交易网站的宣传页:买二手房不靠经纪人,直接和房东见面,不花中介费。“还有这等好事?中介不就是收高额中介费赚钱的吗?”刘先生疑惑地表示。

记者了解到,这家二手房电商交易平台,目前正在合肥的小区大量“铺路”。其模式确实与传统二手房中介机构不太一样。这家二手房中介通过建立网站、app等平台,让房东发布房源信息。买卖双方自由沟通交流,自行主导整个交易。其间,中介经纪人不插手,双方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不过,如果买卖双方谈妥交易后,这家平台也可以提供专业代办服务,从房产过户到银行按揭贷款全流程整体打包,目前合肥住宅类交易服务费全部统一标准收取2800元/套。

“是不是以后买二手房中介费都会变便宜?”有市民表示,这种电商平台的中介费确实比传统运营模式低了很多,这能够影响到整个市场,引发价格战吗?

“一方面,我们通过大数据建立中介识别系统,建立房东房源。这些房源通过专业人员审核勘察,避免房源的虚假性问题;另一方面,鼓励买卖双方直接联系,解决交易过程中信息不对称的现状,并降低中介费。”这家平台运营部门人士向记者这样解释。

至于二手房交易的中介费,合肥市物价部门有明文规定:存量商品房买卖经纪服务费收费标准为成交价总额的0.8%~1.6%。中介公司向房屋买卖双方收取的中介费总金额最高不得超过成交价的1.6%。而实际操作过程中,合肥的二手房中介机构报价基本都是2%,包含了从看房、成交、过户、贷款等服务,由买卖双方各承担一半。由于目前合肥的二手房市场仍为卖方市场,因此2%的中介费全部由买方承担。也有很多买家会与中介经纪人砍价,但最终的费率依然在1%~1.5%左右,一套房子的中介费少则数千元,多则万余元。

记者了解到,目前,合肥的二手房交易买方主要通过两种渠道获得房源。一则是通过二手房中介机构的实体门店,经纪人介绍房源;一则是通过本地诸多房产网站搜索房源,但这些网站仅仅是信息交互平台,其上面的绝大多数房源背后实际上还是有中介人员在操作,即使购房者是通过网站搜寻到房源,但在购买时仍然需要传统二手中介的服务并向其支付中介费用。

二手房中介费买卖双方的佣金下调至总房款的0.5%,并含交易保障费。其期望以超低价策略,颠覆传统中介通过房源信息不对称、斡旋买卖双方心理价位的方式从中获取利润的模式。而在郑州、武汉等地落地的一家平台,与合肥这家宣称不收中介费的电商平台类似,只在成交后期收取较低的综合服务费。

记者了解到,各种平台的低中介费模式,在不少城市早就出现。今年1月,搜房在北京、成都、武汉等5个城市推出二手房佣金只收“0.5%”电商直营服务。

移动互联网平台介入二手房市场,合肥的中介同行们似乎看空的居多。比如明大房产总经理徐齐付就表示,降低佣金的做法就是打价格战来抢占二手房市场,对于购房者短期内可能是好事。但中介服务,除了拼价格,更拼的是后期的服务。作为占市场主导地位的传统二手房中介机构来说,在线下的全流程服务方面还是有很大优势。目前来看,合肥的中介经纪服务有政府“限价”,但未来多元化的价格将是趋势。不同的服务收取不同的费用,将会是客户认同的主流。不过他也表示,这种移动互联网模式也有其优势,可能会对合肥规模较小的中介机构形成冲击;也不排除实体中介机构与其联盟的可能性。也有业内人士表示,二手房交易市场前景巨大,经纪业务可以衍生出大量相关服务,比如金融业务,基于客户交易行为的数据分析等。随着交易规模的日益扩大,可以借助掌握庞大客户数据库,成为各大金融和投资机构争相邀宠的资源库。目前已吸引各路资本涌入。另一方面,这同时也是移动互联网和房地产结合的必然产物,二手房行业也将迎来变革。未来二手房经纪业将会遭遇一场大洗牌,为了抢占市场,降佣金等各种招数将会越来越多。而对于市民来说,更低的价格和更优质的服务则是共同的期待。